治疗原则

绝密公开李氏全息汤组方与82种加减法

白癜风系统检查项目 http://baidianfeng.39.net/a_yufang/141007/4488309.html

点击↑(五味学苑订阅号)订阅精彩内容!

“李氏全息汤”基础方:

柴胡12克香附,桂枝,陈皮,牡丹皮,白芍,生甘草,白术,生地,茯苓,杏仁,制首乌,半夏各10克

一方解:

李氏全息汤用药轻灵,符合久病胃气虚弱的这一的配伍特点,同时也符合中焦若衡,非平不治的原则,

桂枝汤调和阴阳,实是立乾坤之位三阴与三阳,宣通阳气于上,使君火以明,相火以位,离阳当空,阴霾乃散,主明则下安,桂枝汤为中医群方之祖,尤为伤寒诸方之魁,历代医家称誉此方为仲景“群方之冠”。

让桂枝汤立于胜算之妙,内安外攘,有者去之,无者安之,桂枝汤者,调和阴阳气血营卫者,乃我身之阴液与阳津是也。内经曰:阴阳者,水火之征兆也,左右者,阴阳之道路也,上下者,阴阳之天地也。数之千,推之万,万之大不可胜数者,三阴与三阳是也。

此符合阳生阴长,阳主阴从之象,药虽轻漂虚灵,但卡中病机,神当畅,气当顺,血当行,且上焦若羽,非轻不举,因于上者越之,定其血气,各守其乡,最重要的是更符合内经之理,有者求之,无者求之,舒其血脉,令其调达。

二陈运化于中枢之气,以复升降与出入斡旋之气机,全息者,全凭之息而不息是也.且柴芍草者,四逆散之义,三阴极而一阳始发,三阳弱有赖一阳初生,中间起手者更重要的是加强了乾坤卦的根基,这是最重要的,乾坤是归卦,本是先天卦,后天卦让给了坎离卦。

盖中气者,交济水火之枢,升降金木之轴,中气健旺,枢轴轮转,水木升而火金降,寒热易位,精神互根,自然邪去而正复,是强中御外之良规也。

二陈汤既是治疗痰湿的主要方剂,又是调理中焦之圣剂。

中医认为痰之本为湿,湿聚而停留则为水,湿不能气化则为饮,饮似痰而稀,可因气化不利而停滞,湿受气火之灼,可被煎灼变稠而为痰。所以前人说“稀者为饮,稠者为痰,水湿为其本也”。痰本为病理产物,但也可作为第二病因,直接或间接作为机体的某些脏腑组织变生多种病症,故有“百病皆由痰作祟”之说。如痰在肺则咳喘,在胃则呕逆,在头则眩晕,在心则悸怔,在背则冷,在胁则胀,在四肢则肢节沉痛而类似痛风证,临床上尚有高血脂,肥胖,脑栓塞,动静脉血栓,心律不齐,胸闷胸痛,冠心病心梗,湿浊下注之带下经病,痰气瘀互结之梅核气,痰核,瘰疬,骨质增生,息肉,肿瘤,癌症等。正如清.沈芊绿说:“人自出生以至于死皆有痰,而其为物,则流动不测,故其为害,上至巅峰,下至涌泉,随气升降,周身内外皆到,五脏六腑俱有,变怪百端”。可知痰之为病,虽名称各异,其因则一,故皆可用二陈汤化裁治之。《医方集解》曾说:“治痰通用二陈”。二陈为治痰之妙剂,其于上下左右无所不宜。(《古今名医方论》卷1)

先立阳后通阳再用阳,吾辈者,世世代代都赖以生存之阳吗,内经云,阳气者,若天与日,阳气者,柔则养筋,静则养神。此阳被轻轻的拨动而无声息,犹如润物细无声,在上则主明则下安,在下则君火以明,相火以位。

茯苓健脾渗湿,治在脾而助其升。半夏和胃降逆,治在胃而助其降。甘草和中,治在脾胃,助其升降。三味和合而调理后天脾胃,助其气血生化之源,以扶正抑邪。

白芍、丹皮、何首乌,入血分,疏肝升陷,兼以平胆。陈皮、杏仁,入气分,清肺理气,化痰降逆。诸药和合而共奏健脾疏肝、清降肺胃、调和上下之功。

则胃降而善纳,脾升而善磨,肝升而血不郁,肺降而气不滞,心肾因之交泰,诸脏腑紊乱之气机,因而复其升降之常,病可向愈也。

处处无方,处处法,从上到中至下,从气到血,从阴到阳,从里到外等不是在示人以规距,活泼泼的让你去从中填空与补窍。

人有病无非是升降入出,正邪斗争,阴阳盛衰,全方君臣佐使,剂量的变化,主药的应运。正符合医圣心法中的,脏腑相连,其痛必下之至理,且中僦若衡,可是非平不治,治之以平剂,浑身是胆阻碍中枢之机,中枢者,升降出入之势是也,叶天士用药无不是处处在格守着胃气的通顺,脾气的升发,我人者,无不时时刻刻秉承着二阳之气吗?否则真脏脉现也。且中焦若衡,非平不治

此处方正是平中见奇,妙笔生花,临床更是左右逢源。也符合轻可去实之理论。

临症者临阵,不亲自去实践,是没有此心得与体会的。

药虽平淡无奇,然握中央而驭四旁,复升降而交水火,所以用治内伤杂病,切病机而效可观。所以然者,内伤杂病,多系多脏腑功能之失调.脾胃功能失调尤著者。病机为中气不健,肝胆郁滞,肺胃上逆,脾肾下陷,而导致脾胃不和,肝胆不调,上显标之虚热,下显本之湿寒。此方和中调郁,渗脾湿而不伤肝阴,滋肝阴而不助脾湿,降浊阴而去其上壅,升清阳而理其下陷,自可收脾升而肝肾随之亦升,胃降而心肺随之亦降之功。使紊乱之脏腑气机,复其左升右降之常,胃善纳而脾善磨,肝不郁而肺不滞,气血渐旺,诸症自可向愈也。

拨千钧之舟者,一捋之木也。

俱健脾和胃、升清降浊功能,生气血而调阴阳,是为扶正,为御邪之本,与各症各病所加祛邪之味相合,抵达病所,共奏愈各症各病之功。

病机相同或相近,虽病症病名不同,治可相同,异病同治也。

而现代人的体质与疾病,多脏腑功能失调,升降紊乱者,是其大率也,即病机相同相近也。升降紊乱,均当复其升降之常;而复其升降之常的关键,重在调理脾胃。

本方以健脾和胃为本,兼调肝肾心肺,切中各种疾病之主要病机,具有升阳理气,疏散风寒,调和营卫,开胸化痰,化湿运脾,利水清热,疏肝和胃,升肝降肺,补益精血,滋补肝肾,调和五脏等具有整体带动局部,病理转化生理的作用。从现代医学角度看具有解热镇痛,抗菌抗病毒,提高机体免疫力,抗癌抗肿瘤,抗氧化抗衰老,改善神经系统,循环系统,呼吸系统,消化系统,泌尿系统,生殖系统的功能,促进有害物质排出体外等多种作用,适当加减,可治疗各种疾病,使身体恢复到一种最利于疾病康复的最佳内环境,使病程缩短,疗效提高,所以灵活加减化裁,用治各种疾病,具有见效快,痊愈快的特点。 

二加减:

分享李芳祥“李氏全息汤”基础方(部分)加减法:

1.发热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寒热虚实等,

轻度发热一概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,

发热无汗去何首乌加麻黄(10克),

中度发热加车前草(10-30克);

高热脉洪、汗出不解、面红舌赤、烦渴引饮者加石膏(15-克),知母10克(白虎汤意)。

仍高热不退,伴有抽搐神昏者,适加羚羊角粉(1-3克),

乏力加黄芪15克。

其余按症加减。

2.低温畏寒。

指体温在36℃以下,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,严重者加附子10-15克(桂枝附子汤意)。

手足厥逆,可再加黄芪(15-20克),当归,细辛(各10克)(当归四逆汤意),

腿脚独冷者,生甘草改为炙甘草(20-30克),白芍加量至(20-30克)其余按症加减。

3.自汗盗汗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寒热虚实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黄芪、浮小麦(15-20克)或加龙骨牡蛎(15-30克);

自汗淋漓者加制附子,其余按症加减。

阴虚,脉细数,手足心热重加生地(15-20克),山药,山萸,泽泻(各10克)(六味地黄丸意)

或地骨皮,知母,鳖甲(各10克)等,其余按症加减。

4.乏力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寒热虚实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黄芪15-20克。

如出现纳差、腹泻、浮肿、黄疸等症状,按相应症状加减。

5.身痛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寒热虚实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。

痛重合当归四逆汤(当归,细辛各15克);

恶寒甚者重加桂枝(18克)或加附子(10克)(甘草附子汤意);

肩背痛甚者加羌活(18克)、片姜黄(18克);

身刺痛,面紫舌暗脉涩,夜间痛甚者,加乳香(10克),没药(10克),其余按症加减。

6.浮肿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寒热虚实等,

轻者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去甘草治疗,

肿甚,身重恶寒者加附子(10克)(真武汤意);

乏力甚者加黄芪(20克);

关节积液加泽兰,泽泻(10-12克);

小便不利加当归,车前子(各10-15克);

喘满者加麻黄(10克);

有热者加石膏(10-18克);

咽喉肿痛或有疮疡者加银花,连翘(各10克);

其余按症加减。

7.黄疸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阴黄、阳黄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茵陈,龙胆草,栀子,金樱子(各10克),

大便干者加大黄(10-20克)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8.嗜睡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寒热虚实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,

严重者加石菖蒲(后下)或白芷(10-15克);

畏寒重加附子(10克);

乏力甚加黄芪(20克)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9.失眠,多梦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寒热虚实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龙骨、牡蛎(15-40克),

严重者再加酸枣仁(10-18克),知母,川芎(各10克)(酸枣仁汤意)。

神经质严重者加远志,郁金各10克百合30克等,其余按症加减。

10.心惊不安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寒热虚实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龙骨、牡蛎(15-30克)(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意)。

心烦懊恼加栀子,豆豉(各10克);其余按症加减。

11.头痛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寒热虚实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,

头痛严重者加当归,细辛(当归四逆汤意),川芎,蔓荆子(各10克);

伴头晕甚加天麻(半夏白术天麻汤意)(15克);

兼头胀或烦躁不安者加龙骨、牡蛎(15-20克)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12.头晕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寒热虚实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,

兼恶心呕吐者加苏叶(10克),

颈椎不适加葛根(18-30克),麻黄(10克)

兼心烦不安者加龙骨、牡蛎(15-30克),

严重者加天麻(15克)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13.口渴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寒热虚实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方加麦冬,玄参(各10-20克)治疗;

烦渴多饮者合白虎加人参汤[石膏,知母、人参、粳米];

兼纳差,舌淡苔少而燥者加党参,花粉(各10克);

兼舌干而裂者合增液汤(玄参、麦冬)(各10-20克)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14.口中异味。

指口涩、口腻、口苦、口臭、口酸、口甜、口辣、口咸等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,

口涩不再加药;

口腻不再加药;

口苦者加当归、栀子(各10克);

口臭者加藿香、佩兰(各10克);口酸者加黄连,吴茱萸(各10克);

口甜者合泻黄散(藿香、石膏、山栀、防风)(各10克);

口辣者合泻白散(桑白皮、地骨皮)(各10克)。

口咸者加当归,黄精,黄柏(各10克)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15.项强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寒热虚实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葛根汤(葛根18-30克,麻黄10克)。

连及后背加羌活(10克-15克),

肩胛疼痛加片姜黄(18-25克),

颈痛压迫手臂神经痛重加白芍(18克)加黄芪(15-20克),丹参,或再加鸡血藤(各10-15克);

其余按症加减。若现神昏谵语、四肢抽搐等,不可视为一般项强,进一步明确诊断。

16.肩痛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风、痰、湿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,

严重者加当归、细辛(当归四逆汤意),羌活(各10-15克),片姜黄(不低于18克);

再加鸡血藤,丹参(各10-15克)或乳香没药(各10克);

麻木加黄芪(20克)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17.四肢疼痛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风、寒、湿、热、虚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,

严重者合当归四逆汤(当归,细辛各15克)

或桂枝芍药知母汤(麻黄、知母、防风、附子各10-15克)。

下肢痛加川牛膝(15-20克)。

下肢酸胀沉重,痛感少者加木瓜(10-15克);

麻木或不耐久立加黄芪(20克)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18.腰痛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风、寒、湿、热、肾虚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(茯苓,白芍加量至20克)加炒杜仲(各15-20克);

中间痛重加续断,狗脊(10-18克);

两侧痛者加川楝子、元胡(各10克);

腰酸为主,不痛者加淮山药,山萸肉各10-20克

疼痛严重者合桂枝芍药知母汤(麻黄,附子,防风,知母)(各10克);

兼痛泻者加防风(10克);

泌尿系统结石者再加金钱草,海金沙(10-30克)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19.咳嗽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风寒、风热、肺燥、痰湿、阴虚、肝火等。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干姜、五味子,

咳不止再合止嗽散(荆芥、紫菀、桔梗、百部、白前各10克);

咽喉不利、干咳无痰者再加麦冬、玄参、贝母。

咽痒而咳或声音嘶哑者加蝉衣(10-30克)。

夜间咳甚加当归。

咳痰带血重加生地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20.喘促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寒热虚实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治疗。

兼咳嗽者,加干姜、五味子,

胸满闷者,去白芍或易赤芍

喘甚者再加葶苈子;

哮喘者合定喘汤(麻黄、桑白皮、白果、苏子、黄芩、款冬花);

发热而喘者合麻杏石甘汤(麻黄,石膏)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21.胸闷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寒热虚实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去白芍或易赤芍治疗,

严重者重加全瓜蒌30克(便秘者可用瓜蒌子),丹参;

兼咳喘胁痛者,按相关症状加减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22.胸痛(含乳痛)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胸阳不振、心血瘀阻、肝郁气滞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,

严重者加瓜蒌10-30克,薤白6-10克(瓜蒌薤白半夏汤),丹参10-20克。

乳腺增生加青皮,昆布(攻坚散意),老鹳草各15克

其余按症加减。

23.心悸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心阳不振、心血亏损、痰湿内阻、血脉阻滞等,

心动过快者,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龙骨、牡蛎,严重者加苦参。

心动过慢或脉结代者合炙甘草汤(生甘草加量,或易为炙甘草;生地加量)加丹参,麦冬,火麻仁;

兼肢冷加附子(四逆汤意)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24.嗳气呃逆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食滞停胃、肝气犯胃、脾胃虚弱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治疗,

嗳气呃逆严重者合旋覆代赭汤(旋覆花,党参,代赭石)。

心绪不宁者加龙骨、牡蛎;其余按症加减。

25.恶心呕吐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胃寒、胃热、肝郁、痰湿、食积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苏叶,

合并便秘加大黄。其余按症加减。26.反酸烧心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肝气犯胃、寒湿内阻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合左金丸(黄连,吴茱萸),

重者加乌贼骨、瓦楞子。

黏膜糜烂,溃疡加白芨,贝母;其余按症加减。

27.食欲不振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肝气犯胃、湿困脾胃、胃阴不足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鸡内金,

严重者合焦三仙或参苓白术散。

苔厚黄腻者合黄连解毒汤;

其余按症加减。

28.胃脘痛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虚实寒热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量白芍。

脘腹痛甚合脘腹止痛汤;

其余按症加减。

29.胁痛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肝郁气滞、肝阴不足、瘀血阻络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牡蛎,白芷各15-20克;

右胁痛者再加青皮,左肋痛者再加郁金;

腋下肋间痛者加川楝子、元胡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30.腹痛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膀胱湿热、膀胱蓄血、下焦虚寒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加量白芍治疗

小腹痛(肚脐中间以下):加量白芍,再加当归、川芎(当归芍药散意)。少腹痛(小腹两侧):加川楝子、元胡(金铃子散)。

炎症明显加败酱草,红藤各15-30克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31.腹胀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气滞、血瘀、食积、水停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治疗;

严重者,再加泽泻,枳壳,木香,乌药,厚朴,藿香各10-15克(排气饮意),

舌瘀斑严重或腹有积块者加桃仁,三棱,莪术;

其余按症加减。

32.腹泻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寒湿、湿热、脾虚、肝郁、肾虚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(去或减何首乌,杏仁)加赤石脂、禹余粮(赤石脂禹余粮汤);

痛泻肠鸣加防风,

久病体虚者加黄芪。其余按症加减。

33.大便秘结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虚实寒热等,

一般予李氏全息汤基础方(何首乌加量)加当归,瓜蒌子;

便如羊粪成球者加阿胶,肉苁蓉;

排便无力加黄芪或党参20克;

口干渴兼大便燥结者加麦冬,玄参各10-20克生地加量至20克或合麻仁丸(麻仁,大黄)。

其余按症加减。

34.小便涩痛。

不论何种疾病引起,也不分下焦湿热、心火炽盛、肝气郁结、下焦血瘀、肾阴亏虚等,(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cwquu.com/zlyz/13244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